云焕(下) 破坏神的眼睛(上方)

  他想开口,发现被毁坏的咽喉已经不能说清晰的话语;他想抬手在地上写,手腕却呈锐角状耷拉下来;他动了动,却发现连坐起都遥不可及——全身所有的关节,所有的肌腱和经络都已经被割裂开了,仿佛一只被拆散的人偶。已经毁坏了……这个身体,承载了他灵魂和梦想的身体,已经被全数毁坏了!他将再也不能握剑,再也不能骑马,甚至行走和起坐。   ……   然而,在那片浓密的黑暗里,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金色的,暗淡的,在最深最浓的黑暗里看着他。

云焕(下) 破坏神的眼睛(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