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笙

夕阳西下, 天色渐渐暗淡, 暮色四合, 风声也呼啸起来。那笙拉紧破得满是窟窿的羽衣, 背着满褡裢的瑶草, 站在茫茫荒野中又急又怕, 跺着脚不知如何是好, 生怕赶不及去如意赌坊误了慕容修的性命。 “对了, 沿着水流走, 或许可以碰到人家问问路?” 听到远处水流叮咚, 那笙终于有了主意, 眼睛放亮,立刻拔腿循着水声追了过去。

那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