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璎(后) 苏摩(前)

  “什么时候,我们再去放风筝吧”太子妃的眸子里,有的是十八岁少女应有的欢跃。苏摩只感觉到她的手指轻触着他的脸——一语毕,空桑的太子妃忽然身子后仰,飘出了白塔顶上的白玉栏杆。周围惊乱一片,近旁的宫女七手八脚上来拉扯她的衣带,然而“哧啦”几声,几根衣带居然全都触手而断。 那些织物的经线,居然都已被齐齐挑断! 原来她早已有了准备!

白璎(后) 苏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