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尘(拿拖把) 猪哥(穿睡衣) 阿落(锅里)

最大那口锅,直径一百三十公分,以家用来说,的确相当之大,猪哥把锅平端过来,另一只手把阿落一提,轻轻放在了锅的中间,说:“抓住锅耳。” 阿落深觉莫名其妙,但还是依言而行,之后就见猪哥把手一松。 咚 传来一声巨响。 犀牛惨叫一声:“我的锅。。。” 猪哥诧异地“昂”了一声:“判断失误?”

辟尘(拿拖把) 猪哥(穿睡衣) 阿落(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