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落(左) 安(右)

世上最恐惧的,乃是恐惧本身。他深深呼吸.直到完全安定,适才所莫名流失的精力,缓缓在恢复中,他在阿落肩上拍一下:"你坐好,爸爸去清路."……安急忙去看坐在里面的阿落,居然还是稳稳坐着,双手交握,脸色惨白,但还不失镇定。

阿落(左) 安(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