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火(左上) 雄鹰(右下)

她一字一字地说,缓缓伸出左右双手,两只食指隔空相对。   “人要有自知之明,自不量力地向我挑衅,这是很严重的罪。”   雄鹰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见雷火的双指之间爆出比适才明亮数十倍的弧光。   强劲的冲击力铺天盖地撞过来,雄鹰感觉自己就像被孩子抛起来的布娃娃,身体不受控制地飞舞。无比巨大的轰鸣声在耳朵里回响,整个人仿佛在狂风巨浪中颠簸,两只耳朵仿佛都被震爆了。当他勉强恢复了神智,张嘴先吐了一大口血。耳朵里仍在轰鸣不已,张开眼睛,一时间头晕目眩,周围到处仍是那一片白光。连忙伸手握住胸前的蓝火之炬,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各种各样的难受感觉逐渐在冰冰凉凉的舒适中褪去,这才感觉好了些。

雷火(左上) 雄鹰(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