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娜(右) 雄鹰(左下)

纤纤素手从充满古典美的俏脸旁挪开,轻轻打了个响指。洁白如雪、光润如玉的手指衬托着紫红色的指甲,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   雄鹰血红的瞳孔在被映得通红的墨绿水晶镜片后收缩成了两个红光点。见鬼,自己听得清清楚楚,适才响指的声音,竟然不是从面前传出来的。   火势骤然大盛。在房间里到处跳跃翻卷的火舌变得又青又白,膨胀了好几倍。在烈火的包裹下,桌椅纷纷碎裂,“轰”地一声,偌大的橡木桌坍塌在地,不成形状。   雄鹰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女人屁股下面的桌子已被火烧塌,竟然纹丝不动。她“倚坐”在半空中,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交叉放在一条腿上的另一条玉腿,正用白玉似的脚尖勾住随时要掉的高跟鞋,顽皮地晃动。

乌娜(右) 雄鹰(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