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鹰(右)安东尼(左下,老人)珍妮(左下,女人)

斑点绚丽的豹皮,柔软华美的狐皮,蓬松厚实的熊皮……还有各式各样不知名的皮毛,在屋角一层叠一层厚厚地堆积着,也不知到底摞了多少层,足有齐腰那么高。上面躺着一个美女,身体深深地陷入皮毛之中,光滑柔软的肌肤若隐若现,似乎一丝不挂,水汪汪的眼睛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   安东尼失魂落魄地看着她,对女人的美貌颇感惊讶。脚下忽然被什么东西一绊,差点摔个狗啃泥——这里地上乱糟糟的,衣服、餐具、酒器丢得到处都是,乱得像鸡窝一样。 ……   “安东尼,安东尼,”首领弯下腰,从地板上散落的衣服里随随便便捡起一件,用它擦拭着身上的血污和油汗,“知道老子为什么叫你来吗?”

雄鹰(右)安东尼(左下,老人)珍妮(左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