晔临

  影子点了点头,微微转动了一下角度,恰好让清越可以透过灯花柔和的光线看清他的样子——那是一个身着华贵长袍的年轻人,虽然面目还是有些模糊,却依稀可以分辨出俊朗的五官和出尘的气质,仿佛俊逸潇洒的仙人一般,竟与盛宁帝不弃有几分相似。可惜他和那些绚烂的灯花一样,只是虚无的光影,没有实体,不可触摸。

晔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