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嬷嬷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一个身穿紫色衣裙的老妇人挎了一个篮子,正在叶片中采摘那些鲜红如珊瑚珠一般的果实。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苍老浮肿泛着黑气,一看就是深度中毒的结果。最可怕的还是她的眼睛,黯黑的瞳仁仿佛被墨汁浸泡过,没有一丝光彩,而眼角还流着血丝。

榕嬷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