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门》插画 文/菖蒲

刊登于《萌芽》杂志。韦长歌是谁?天下堡的主人,长歌月下,却只为着一人担惊受怕。苏妄言是谁?苏家的大公子,妄言天下,却只在乎一人是否信他。这两个人有情,却谁也不谈情,这两个人有爱,却谁也说不出口。但不谈情是否无情?不说爱是否无爱?“相思焉有不苦的?但情人,又岂有不相思的?” 于是,韦长歌微笑着这么说道。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相思门》插画 文/菖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