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孙》插画 文/沈璎璎

刊登于《今古传奇·奇幻版》(2004.2)。在我冻结的视觉里,这条亘古的蜿蜒的河流,已经歌唱了一千年。一千年的漂泊。织梭光景去如飞。每隔十二个时辰,我的手指就会在夜风中变得冰凉如铁,于是把手指浸入河水中取暖,并且欣赏那些浮花浪蕊在指尖迸碎。

《天孙》插画 文/沈璎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