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璎(即薛楚妍,前) 卫庄(即怀冰,伤者) 静冥师傅(后)

她看着他因为站立不稳,而抽剑驻地。忽然间哭出声来,飞奔过去抱住了他。   “怀冰!怀冰!”她用力抱着他,踮起脚来箍住他的肩膀,仿佛生怕他会一下子倒地死去,她忽然间就失去控制的痛哭起来,“你不要死!千万不要死了……千万不要!”   七年后,他再度拥抱了她。惊惧交加,她默默揽住了他的手臂。   那个瞬间,仿佛所有凡尘俗世的羁绊都已经消失远去,不论记得的什么恩怨,什么彼此地过往,那些空白的、还是紊乱的人生岁月都已经不再重要——天地间,他只剩了一个她,她身边也只留了一个他。他们如果再不相守,那么便是注定孤寂的人生了。  心境从来没有如此的清明和安详,他反手轻轻拍着她的肩,连声轻轻道:“小妍,别哭,别哭……没、没事的……”然而,不知不觉,他说话的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感觉手慢慢冰冷无力,“呛”的一声,流光剑跌落地面。

华璎(即薛楚妍,前) 卫庄(即怀冰,伤者) 静冥师傅(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