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璎(即薛楚妍,左) 卫庄(右)

然而,在她回首之间,手中的剑大幅度的振荡来去,袖袍飞舞,不期然间,竟有一片单薄的纸片从袖中飘落。   很普通的一张素白信笺,上面依稀有一行墨迹。外面的雨丝方下得浓密,那小小的纸片一经飘出就逃不开网下来的雨点,在空气中方才一个转折,转瞬间已经被打湿了,洇开了深深浅浅的墨迹。   然而,在纸片飘落的轨迹滑过眼前时,他还是看见了—— “怅卧新春白跲衣,白门寥落意多违。" “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 那样一首他一瞄开头、就能熟极而流的律诗,就从她那一袭素净的道袍中飘落。仿佛被人当胸一剑刺中,卫二公子的脸瞬间苍白。

华璎(即薛楚妍,左) 卫庄(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