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楚妍(左上) 卫庄(即卫怀冰、右下) 节度使(中间)

卫怀冰没有动,只是微微侧了一下身子,看着那把沉重的宝剑擦着鼻尖落下,重重砍在窗棂上。想也不想的,他抬手探出,扣住了节度使的咽喉,只是稍微用力,便让对方挣得满脸通红,吼不出一句话。 “怀冰!”有些哀求的,她喊了他一声。 他看向小妍,看见她那样的眼神,心下忽然一震——他在做什么?他在做什么!他、他居然对小妍的父亲动手了么?

薛楚妍(左上) 卫庄(即卫怀冰、右下) 节度使(中间)